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0514扬州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8|回复: 0

烟台栖霞书记陈兆宽开会惹争议,王波王涛俩官员涉黑赌谁来管(转载)

[复制链接]

774

主题

774

帖子

248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86
发表于 2019-3-6 11:4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赌场被“设局”遭遇强制打借条赌债竟然获法院给力支持

             ——针对开设赌场违法行为栖霞公安局扫黑除恶态度暧昧 让公众生疑

  本网讯(记者  曾言 李丽 报道) 黑恶势力开设赌场,殴打、逼迫、威胁当事人写下借条,双方本无借款事实发生,黑恶势力用民间借贷的外衣遮盖其赌资的本质,虚假诉讼,恶人先告状,把当事人起诉至法院,这种非法债务本不应该得到法院的支持。然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在公安刑事立案阶段,黑恶势力竟然在主审法官的配合下,官司胜诉了。这种原本在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场景,却在日常生活中出现了。日前山东烟台栖霞市电业局52岁的退休职工韩永香就遇到这令人惊悚的一幕。



  图:韩永香(身份证号:370628196707040023)实名给记者反映被黑恶势力设局骗至赌场赌博,在他们的殴打、逼迫、威胁写下赌债借条。

  一、被骗赌博失去人身自由暴力强迫打下百余万借条

  2014年初,韩永香从菏泽巨野县到烟台栖霞市看望母亲,在栖霞市被一个叫“林学军”的人哄骗到“王春梅麻将馆”进行赌博。韩永香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是噩梦的开始,从此被王春梅、宋晓飞(王春梅的丈夫,外号小鱼)、史建华(酷乐歌舞厅老板,系王春梅家的第一打手)、郝晓磊(赌场打手)、亚昆(赌场打手)、贝贝(赌场打手)、王波(系王春梅同伙,在栖霞市税务局工作)、王涛(王波之弟,在栖霞市财政局工作)等黑恶势力殴打、威胁、恐吓控制,在赌场被强迫打下100多万的赌债借条,每天必须要去王波、王涛那里去报到,家中财产59万元被骗光后,该团伙又逼迫其办理信用卡、联系烟台小额贷款公司贷高利贷。然而当韩永香还上大部分所谓的赌债后,他们却不退还“借条”,再次逼迫韩永香重新写借据,写房产抵顶协议,导致赌债像滚雪球一样,越还越多。



  图:韩永香赌场被设局,给王波打的部分赌债借条。而王波在栖霞市税务局工作,国家公职人员参与赌博行为显然是违法的。



  图:栖霞市财政局公职人员王涛(身份证号:370628196708130039)把赌债当作借款纠纷虚假起诉韩永香。

  据韩永香介绍,家里2套房产手续被王春梅、史建华逼去。目前王春梅、史建华等人手中有其赌债借条近130万元。借据均为已经还给王春梅、史建华部分借款后,不让抽回借条,再次逼迫重复写下的。王波手里借条4张,共计27.6万。王波之弟王涛利用其在财政局工作之便,丧失良心,采取逼迫韩永香提出住房公积金11万、逼迫其贷款等手段讨要赌债,但借条不让抽回,要求韩永香重复还赌债。另外王春梅雇佣的打手“郝晓磊”等人手里的模仿“韩永香”签字的借条近60万元。

  二、“黑恶势力”疯狂逼债致母亲死亡 借葬母之机逃离虎口

  2014年9月,“黑恶势力”多次疯狂讨债,受不了打击的韩永香的老母亲气急攻心、撒手人寰。母亲死亡后,王春梅等“黑恶势力”大发“慈心”,勉强让其回老家安葬母亲。韩永香趁埋葬完母亲时机,摆脱了“黑恶势力”王春梅等人的控制,逃回菏泽巨野县丈夫的家中。

  在被控制期间,王春梅多次威胁韩永香:“在山东省没有我摆不平的事,你们不要幻想报警,报警也无用,谁报警砍下谁的胳膊或大腿”。“你能告到xi *jin *ping那里,我就能找到“ao*ba*马”来摆平。。。。,出于人身安全,韩永香害怕其暴力及淫威,一直不敢报警。

  三、向公安报案后 黑恶势力竟更加嚣张

  在山东省公安厅领导引导下,2014年12月12日韩永香鼓起勇气到栖霞市公安局报案,控告涉黑涉恶势力,维护自己的权益。当天报案10分钟后,“黑恶势力”王春梅等人就知道了报案消息,并多次打电话威胁韩永香。韩永香提供的当天留下的电话记录及王春梅之夫——宋晓飞电话录音部分记录: “俺老婆开局,公安局能怎么的,你去告,你去立案,我等着你。史建华打你,我能剁了你”等话。嚣张,真是太嚣张了!

  更有甚者,2015年6月24日,光天化日之下,王春梅、史建华、王波派“郝晓磊”等7人到韩永香的丈夫单位,拿着近60万的借条(该借条是模仿韩永香的签名,是造假的赌债借条),进行“讨债”搞敲诈勒索,在韩永香丈夫单位“拉横幅”寻衅滋事两天半,在当地公安、栖霞公安的干预下撤回(详见照片)。此事件,给韩永香丈夫的名誉及身心造成了恶劣的影响,在同事面前抬不起头。

四、栖霞公安局办案扑朔迷离 被指有头无尾



  图:栖霞市公安局于2015年1月15日出具栖公(刑)立字[2015]2号立案决定书,对王春梅等人开设赌场案立案侦查,然而韩永香却是在事隔两年零10个月后才收到此立案决定书。

  韩永香说,烟台栖霞公安局立案时间为:2015年1月15日,但是在我们报案后经多次索要,2017年11月4日,也就是事隔2年零10个月后,栖霞公安局等待完美配合栖霞法院完成“黑恶势力”虚假诉讼胜诉,并走完执行程序后(栖霞法院2016年9月23日开始执行),才把立案决定书(即栖公(刑)立字[2015]2号)邮寄给我们,公安为什么近3年就是不给?是出于什么目的?目前看来,这些人民警察充当了“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可见其用心奸诈、险恶。



  图:韩永香写信到中央巡视组反映王春梅等人赌博敲诈一事,栖霞市公安局出具栖公信复字[2018]第2号答复意见书,对于证据充分的赌博事实,公安局却以“该案情况复杂,属无现场赌博,缺乏足够证据支持,案件侦破存在一定的难度”等为由忽悠韩永香,对韩永香虚假终结结案。

  2018年4月,烟台市栖霞公安局把韩永香叫到公安局信访处,出具了《栖公信复字[2018]2号》意见书,这本该是给韩永香本人的信访答复意见书,韩永香多次请求栖霞公安局“吕副政委、信访刘洪响科长”给一份书面的材料,但遭到拒绝。无奈韩永香趁机用手机拍了该意见书的第一页,结果遭到多名公安人员的围追堵截,强制删除掉该拍照内容,幸亏手机有恢复功能,最终保留下来(见上图)。

  2018年9月,中央扫黑除恶第五督导组进驻后,9月21日,栖霞公安局再次催促“韩永香”再次到栖霞公安局,称已再次成立调查组,再次做笔录、再次提交证据等(笔录在栖霞公安局治安大队“孙利闯”处),并告知韩永香,王春梅团伙已经有4人被抓捕。此后,韩永香电话联系询问案件办理进展情况,电话不接,信息不回。

  后来韩永香的丈夫不断地给栖霞公安局长多次打电话发短信询问此事,但至今为止,没有任何回映,目前这伙涉嫌开赌场的黑恶势力仍逍遥法外。那么栖霞公安局整个办案过程,为什么扑朔迷离,有头无尾?本该给当事人的信访材料为何遮遮掩掩、不让当事人拍照?在全国扫黑除恶向纵容发展的当下,栖霞公安机关扫黑除恶的暧昧态度不得不让人生疑!

  五、“黑恶势力”借用民间借贷的外衣掩盖赌资

  虚假起诉获法院给力支持

  2014年12月30日,该团伙王春梅、史建华用民间借贷的外衣遮盖其赌资的本质,第一次虚假诉讼韩永香2套房产,要求以低于市场价1/2还要低的价格过户到王春梅名下。史建华同样以低于市场价要求将另一套房产过户到他的名下。法院查封房产时,被邻居看到,及时电话告知了韩永香。其及时赶到栖霞法院杨庭长处,说明了情况,留下联系方式及现住址。由于诡计败露,2015年9月“黑恶势力”王春梅、史建华撤诉。

  王春梅、史建华撤诉后,再次到法院“宋旭东”处起诉。为了不让韩永香知道消息,法官宋旭东在没有履行书面送达、电话告知等程序的情况下,违规直接采用报纸公告送达程序,从开始“公告送达”到“缺席判决”仅仅用了6个多月的时间,“公告送达”刚刚期满,法院就迫不及待匆匆忙忙枉法裁判(2015)栖民一初132、133号判决书。“记者同志,我是电业局正式职工,单位正常发着工资,法院采取书面通知我本人很容易收到,退一步来讲,就算在我家门口贴个纸条我们就能知道,但法官宋旭东就敢这样丧失职业道德地说找不到我们,故意违规在我们看不到的媒体上采取公告送达的方式,恶意拨夺我们的辩护权、质证权、上诉权,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枉法裁判的目的!”韩永香气愤地说,“栖霞法院为达到我无时间上诉、提出再审的目的,在判决书生效后没有做出任何动静,在即将接近6个月的关键时间节点,突然查封我的工资收入,我才知道案件已经进入执行程序,到达栖霞法院后,执行局法官‘董铁军’正在筹划拍卖我们家房产。询问烟台中院,称上诉早已过期。我们多次申请再审、提出执行异议,申诉等等措施,法院均不予理睬,不予出具任何书面材料,至今无果,目前仍在执行。法官把法律玩弄于股掌之中,直接导致我被拉入全国失信黑名单,对我的日常生活造成了很大的不方便!”

  图:栖霞法院法官宋旭东违法下达的(2015)栖民一初132、133号判决书。(部分截图)

  图:栖霞法院执行局违法执行的韩永香的财产。(部分截图)

  法官“宋旭东”们恶意剥夺韩永香的“质证权、辩论权、上诉权”,对王春梅等提供的“不合法、无关联、不真实”的孤证,不经调查,在公安机关刑事立案后,法官宋旭东仍枉法裁判下达(2015)栖民一初132、133号判决书。玩弄法律程序,而在关键时间节点,突然查封韩永香工资收入,进入执行程序,查封其房产、查封其工资收入,这些对“黑恶势力”有利的工作,法院都做的相当好、相当完美。为什么在庭审前,有利于韩永香的调查,法院一点点都不做!恶意使用看似合法的“公告送达”程序,里面隐藏着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当时“韩永香”属于“公职人员”,工资正常发放(供电公司内退),不属于“下落不明”人员,完全有多个方式可以联系到“韩永香”,告知其开庭时间,却恶意使用“公告送达”,其险恶用心明显。

  六、正义法官“沈咏梅”打脸枉法裁判法官“宋旭东”

  令人欣慰的是,2015年11月9日,当涉嫌开设赌场的国家公职人员王波、王涛以民间借贷形式虚假起诉韩永香时,公平、正义的“沈咏梅”法官针对王波、王涛两兄弟的虚假诉讼,做了大量细致的调查取证工作,多次亲自到公安局调查取证。最终认定本民商纠纷背后涉及刑事犯罪,以(2015)栖城民初字第242号裁定书驳回了王涛、王波的起诉。沈咏梅在3年半的时间里,顶住压力,面对“黑恶势力”的虚假诉讼主持了公平和正义,实现了“让人民群众在每一起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庄严承诺。而法官宋旭东,同黑恶势力同流合污,沆瀣一气,甘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玩弄法律,欺负百姓,枉法裁判。“让人民群众在每一起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在宋旭东的眼里只是一句口号而已。

  律师认为,该案中,以合法的借条形式来掩盖其违法的实质,这种借贷关系不应受法律支持和保护。韩永香与王春梅等人的民间借贷关系,是因赌博形成的债权债务关系,因赌博产生的债权债务关系,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52条的规定,“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和违反规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依据该规定,民事行为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不应受到法律的保护,因此该借贷关系无效。

  七、公安、法院“默契配合”造冤案,

  记者呼吁当地政府严查“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

  从韩永香本人的亲身经历,不难看出,公安、法院在办案过程中相互遮掩,相互“协调”,“默契配合”恶意制造冤假错案,甘当“黑恶势力”保护伞意图明显。完全违背中央、国务院“扫黑除恶”惠民政策。公平正义在他们的冷眼旁观中被严重伤害。为保护“黑恶势力”违法的利益诉求,明知缺少“事实真相”而恶意为之。



  图:栖霞市委书记陈兆宽主持召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调度会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亲,赶快加入我们吧!
X
0514扬州网X

0511.net镇江网 分享生活 温暖你我

0511.net镇江网|镇江大小事,尽在镇江网! 镇江网由镇江亿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组建。镇江网汇集了镇江本地新闻信息,视频专题、国内外新闻、民生资讯、社会新闻、镇江论坛等。镇江网是镇江地区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是镇江人浏览本地新闻的首选网站。...

点击查看详情 

0514|0514|0514|0514|0514|0514|0514|0514|0514|0514|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0514扬州网  

GMT+8, 2019-5-26 22:15 , Processed in 0.658771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